第一幕

場景
長耳兔子家的大廳,時間晚上九時多。布幕升起,舞台上一片漆黑,除了中央那張童話式圓桌打著燈;舞台上兩旁擺放數張麻雀桌,開始播出中式婚宴場合中喧嘩的音樂。
隨著燈光漸亮,音樂隨之漸漸消失,繪有無數兔子賓客的婚宴背景逐漸明顯;三名角色登場。


傳教士(大力拍桌子):想不到水巫女這麼高章,八圈未夠已經輸了三十一底給她。
水巫女:過獎了,小妹僥倖得勝,以後還要向兩位仁兄討教討教。
樵夫:饒了我吧!差點連老婆本都輸光。啊呀!對了,若不是主人家遲遲未能上菜,我才不會輸清光。請帖上明明寫著「五時恭候八時入席」,現在早已九時多,餓死人啦!(怒吼著)再不上菜我就宰了你這隻淫兔!

此時,長耳兔子捧著菜餚來到圓桌。


兔子:對不起,對不起。今晚賓客實在太多,請原諒我招待不周。來,來,品嚐一下新娘子親手做的菜。新娘子很會做菜,比起上回那個連捲心菜也切不成絲的農家女好多了。
樵夫:想不到你這隻死兔子,那麼好豔福!對了,上一次也是傳教士為你們做證婚人吧?
兔子:沒錯。(轉向傳教士)今次也要麻煩傳教士為我們祝福。(大聲道)好了,大家不用客氣,請隨便享用所有的美酒佳餚。我要去帶換上禮服的新娘子出來,你們可不要大嚇一跳!新娘子~~好可愛喔~~嘿嘿。

長耳兔子迅速退場。舞台上慢慢響起風雪吹襲的聲音。


水巫女(望向窗外):瑞雪紛飛,銀光皚皚。是老天爺送給這對有情人的賀禮。
樵夫(冷笑):有情人?水巫女妳有所不知,據江湖傳聞,這次的新娘子同樣是綁架回來迫婚的。
水巫女:迫婚!?
樵夫:唷~~這隻賤兔其實是個心理不平衡的怪胎,從前一直是個與母親同住的宅男;又不喜歡同類的兔子女生,或許是這樣導致它荷爾蒙分泌失調吧!母親被送往屠宰場後,它的行為變得更加瘋狂,(降低聲量)到處殺人放火,還誘拐了不少農家的小女孩供它淫慾。妳知道嗎?上星期才剛迫婚過一次,不信的話大可以問一問傳教士。
傳教士(吃著火腿):樵夫,你太誇張了。謠言止於智者,水巫女妳不要道聽途說。上星期我不過是為兔子先生和一個穿著小女孩衣服的人偶完婚。沒看見過任何小女孩被迫婚,上天是不會容許這樣的結合。人類與死物的結合反倒沒關係,正所謂萬物有靈,很多有戀童癖的神職人員也收藏吹氣娃娃~~哈~~我喝醉了。
樵夫:昨天,聽那位送我金斧頭和銀斧頭的仙女說起,原來哪個賣火柴的女孩死後曾經報夢給被魔法詛咒的青蛙王子;著他警告捲心菜田的農家女,要提防耳朵特別長的怪物。可惜青蛙不懂說人話,而且又不可愛,所以被農家女一腳踏扁。我說嘛~~長耳朵的怪物~~不是這變態兔子是誰?和人偶結婚還不是變態的嘛?說起來,上星期的婚禮……

此時,後台傳出兔子「哎呀~~啊哇哇」的叫聲,緊接著的是女性高音階的尖叫;被打斷的樵夫茫然地呆望身旁的兩人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c496 的頭像
dc496

dc的混沌儀式

dc49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