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故事以個人親身經歷改編,所有人物角色純屬虛構)
---No animal was harmed in the making of this post. ---

 

0.


「身上有人仔(註:香港年輕一輩對人民幣的簡稱)嗎?」
「有,怎麼啦?」
「快、快拿出來撕掉,否則會被逮啊!」
「不可能被逮吧?你是不是看【表姐,你好嘢!】看太多了?」
那次因緣際會,我們被旋風管家免費邀請到寶島~大玩了一番。
不過,已經過了很多年,想寫出來也只記得個大概。

當時我們正在兩萬八千英尺的高空,以時速300海里的速度直飛高雄。
「會墜機嗎?」
「不會啦,我們就是要避開颱風呀!」
「吆~真無聊,還以為可以拿八戒來陪葬。」
豬頭!我寧可生吞人仔,也不想跟那人渣死在一起。

1.


話說那年仲夏,我和友人聯袂乘坐國泰航空公司CX666班機回港渡假。
起飛後,我首先察覺到自己分派到-個IFE(註:In-Flight Entertainment = 機內娛樂系統)故障的坐子上。這可是PSP與NDS還未發明的年頭喔!
~~真是出師不利。。。
然後,百無聊賴地在機艙遊蕩時,又冷不防撞見「八戒」-- 一個平日在我就讀的校園裡為虎作倀、惡名昭彰的風紀學長向女性搭訕的模樣。
唉~活見鬼!雖說暑假都是留學生回家的高峰期,湊巧遇上也不為奇,不過於封閉空間內看見豬八戒吃豆腐,可真是不敢恭維!
無奈地,我掛著一臉「到底是走什麼楣運?」的樣子回到坐位,重複著打盹兒、吃杯麵、鋤大D(註:大老二)的動作。
頽廢了數小時後,聽到廣播說客機不幸碰上雙風眼熱帶氣旋而被迫轉飛。
這便是一切的開端。

「你們有看見八戒嗎?」
有個經常在宿舍惹事生非的同伴與八戒素有齟齬。因此知道與他同機後超級不爽的,甚至有了同歸於盡的覺悟。
就在我們持續在機上鋤大D,七嘴八舌數落八戒種種不是的當下,「科學怪人」說話了。
「你們見過麥兜(註:港產的卡通豬)肚疴嗎?」
豬隻腹瀉、拉肚子從何時開始成了奇聞哩?
「怎麼突然說起屎撈人(註:麥兜作者的另一作品)啦…」
一位女性朋友嘟嚷道。
科學怪人無視她的抗議,繼續他跳躍式的提問:「麥兜如果跑一百米,有多快呢?」
眾人面面相覷的時候,科學怪人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個玻璃瓶來。裡頭盛載透明的液體。
「乜東東?」
我也很想知道那是什麼來著?
「Phenolphthalein。」

酚酞?!為什麼這瘋子身上會藏有pH指示劑!

如果大家不知道酚酞是什麼傢伙,雖然很無聊,我還是想請各位看倌到英文版的維基鍵入Phenolphthalein查一下。大概半路中途會殺出Laxative這字眼,弄懂意思、大笑完後請再讀下去。
「很危險~喔!」
然而大家臉上丁點兒危機感也欠奉。
「會被察覺到嗎?」
我忘了是誰首先露出狡黠的笑容。很大機會是我本人~爆!
「但是,酚酞是透明的。」
確實是。
「混入奶茶或咖啡,應該也不會被察覺吧?」
的確是!
既然動議獲得通過,下一步自然是計劃行動。


2.


分散注意力 -> 加料 -> 控制洗手間
十分簡單的計劃,聽起來倒像Mission Impossible的劇情。不過,前提是必須要有可供加料之物。
正所謂軍情第一,同伴中好事之徒己充當探子去了。
「報告,目標在機艙走廊旁的位子上欣賞著電影頻道。沒有發現飲料。」
Strike One!
這個問題,讓大家思考了好一陣子。
計將安出?
既然如此,就來個無中生有再加順水推舟。我們派出幾位高手,要去完成這項任務。
「嘿~喲!」
從遠處望去,只見派出的女同伴拋出一個媚眼已成功搭上了色咪咪的八戒。
喔喔喔~美人計不愧為史上成功率最高的計謀,除了周瑜「賠了夫人又折兵」那次外,幾乎萬無一失~YEAH!
另一邊廂,我方人員早已走到後機艙向漂亮的空姐們提出發送飲料的請求。
空姐們接受多年的訓練就像是為了今天特地捧出飲料似的。
咦?
耳邊傳來的不是預期中的「Tea or Coffee?」
只見空姐們的盤子上放置著清水、橙汁及蘋果汁。
~Plan B!
我們向女同伴打了個暗號,她機靈的伸手正要去取兩杯清水的時候,卻見八戒笑著搖一搖頭,要了一杯蘋果汁!
Strike Two!
雖然與計劃的有點出入,不過事非得已也只得硬著頭皮執行下去。
等一下~

好像忘記了什麼似的。啊~對,那就是酚酞是pH指示劑!

換言之,將酚酞加到蘋果汁裡頭,有可能會產生化學作用令其變色。
這故事教訓大家上化學堂要留心唷~
「有誰知道蘋果汁的酸鹼值?」

天啊~有哪個頭殼壞掉會知道?

「大概2.9到3.3。」
科學怪人面無表情的呢喃道。
「但是,那是非濃縮果汁的值。」
靠~豈不是說了等於沒說!

繼續呆下去也沒轍,幹下去!

按照原先的計劃,接下來就是加料。下達執行指令後,幾個同伴急速地橫越走廊,故意向站在八戒身旁的女同伴撞了一下。
女同伴腳步一個踉蹌,猛然前傾,順勢將暗藏手中玻璃瓶的液體混入八戒的杯子裡。
嘩~簡直神乎其技!實在不得不佩服這女同伴的身手。
接著,她伸手往八戒的胸口一按,借勢站穩,若無其事的笑道:「對不起。」

Oh!We Are Very Sorry。You Have Just Been Tricked!

扣上安全帶的警號燈非常合時地亮起。
快撤!

哈哈哈,真是刺激啊。
事後檢討我們才發現酚酞本身是略帶酸性的,所以混入蘋果汁的效果或許比奶茶咖啡更好。在酸鹼值0至8.2之間,酚酞會維持透明的狀況;儘管在酸鹼值0以下,酚酞會變成橙色,蘋果汁本身的色素卻足以掩飾這變化。
以上全是後話。
成功加料後,控制洗手間是計劃的最後一環。與其說控制,倒不如說成霸佔!
機艙內有四個洗手間,我們派員駐守,目的是製造大排長龍的情況。
「藥力開始發作了!」
眾人看著八戒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應該是按捺不住了。
「麥兜如果跑一百米,有多快呢?」
機艙頭至機艙尾距離不至於一百米吧?
我與科學怪人同時拿起秒錶開始計時。

全力奔跑的豬頭!

聽起來真像本格推理的點子。
「我們會不會搞出人命啊?」
我只擔心客機的廢氣排放量會因此而超額喔~

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c496 的頭像
dc496

dc的混沌儀式

dc49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-0.3
  • 我從子宮出來後,就沒看過這麼好的文章。
    完全不需要使用大腦的文章。

    這是傳說中的【意識流文學】吧?



  • 曲辰
  • To dc:

    還不快說謝謝,又有人要來幫你衝點閱率了~
  • 曲辰
  • To dc:

    還是提醒你,記得要說謝謝。

    不過學費可免。

    這並不是說-0.3先生教你「所有蘋果汁不管品牌品種通通都是PH值4.9並且奇摩知識+可以當證據」的這件事不重要。

    而是,以學費這個概念而言,應該是學生先同意要上課,老師才來授課。這邊-0.3先生是沒經過同意就教導你應該知道的知識,固然需要感謝,但也頂多是算試教而已。

    要不要後續的教學,還得看你。

    最後還是提醒:記得說謝謝。
  • 日炎FireofSun
  • 曲辰兄,跟這位不敢讓他人引用派名的大師說謝謝。

    說不定隔天早上他就忘記了。

    小弟有慘痛的經驗。

    倒不如介紹他不同品牌的頻果汁讓他去比較比較。

    不過他的實踐力或許僅限於語氣怪異的交流吧!

    生活即靈感、素材,把網路上看到的東西直接拿來用、不經判斷、消化。

    這樣可以嗎老師?
  • -0.3
  • TO日炎大師:

    【不敢讓人引用派名】和【不願意被人栽贓污辱推理前輩】,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邏輯。

    除了誣指我污辱天城一,更指控我污辱他人智慧?
    那麼,證據何在?

    如果要說污辱,【密室犯罪學教】第147頁,天城一罵盡了愛倫坡時代的讀者。

    難道...
    天城一就可以如此污辱其他讀者與作家?

    更別說柯南道爾那句【杜邦只是個低劣的追隨者】。


  • -0.3
  • TO曲晨:

    是的,我知錯了。
    我不應該不要臉的收學費。

    多謝前輩指教。

    另外,蘋果榨成汁後,ph值會在3.5。
    當然,量越多,酸鹼值就會比例提升。


  • -0.3
  • 其實日炎也說得挺對了。
    我可能隔天就忘了。

    因為你們不知道一件事:




    我是個酒鬼。
    而且喝得比愛倫坡還瘋。
    不用覺得誇張,如果誰在公園裡看到拿著筆電醉倒的人,那絕對就是我。
  • 老耳
  • 走鬼?你做小販o架?